舒大枫:煤炭矿区的环保应怎样搞-浙江煤炭网-华东煤炭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煤炭资讯 >> 市场动态 >> 全文

舒大枫:煤炭矿区的环保应怎样搞

2019-03-06 09-33-25 来源:秦皇岛煤炭网 [打印]

 环保是人类的大事,更是中国的大事。美国退出人类最大的环保工程--巴黎气候协议,但中国仍然坚持与全球各签约国一起推动巴黎气候协议的落实并履行自己对全世界人民的承诺。可见中国政府是多么重视环保工作。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口号以后,全国各地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环保风暴,使中国的环境面貌发生了极大的改观。这个风暴自然也刮进了中国各地的煤炭矿区,特别是今年一年,中国的煤炭矿区,尤其是中国动力煤的主产区山西、陕西、内蒙西部的“三西”地区,环境整治工作一轮接一轮,环保要求一步比一步紧,取得了相当大的成效。

 

  但是,在环境整治工作一轮接一轮的进行中,煤炭矿区的环保工作究竟应怎样搞人们似乎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首先是工作重点问题没有解决,矿区的环保究竟是以防尘为主还是以恢复绿水青山为主没搞清楚。


  中国的煤炭矿区,特别是山西、陕西、内蒙西部处于中国西部干旱缺雨的黄土高原上。这一地区最大的环境问题是缺少植被。缺少植被的结果是风来漫天尘,雨来满沟泥,每年往华北地区输送的沙尘数以亿吨计,往黄河里排放的泥沙也是数亿吨。缺少植被的原因是因为缺水,缺水的原因是因为少雨。


  而根据历史文献的记载和考古发掘,黄土高原特别是鄂尔多斯高原曾经是水草丰盛,森林植被茂密的大草原,这里也曾经出现了人口聚集和经济繁盛的城市,像陕西靖边与内蒙鄂尔多斯交界处的统万城和目前仍然是陕北重镇的榆林市。可是由于战争,由于过度砍伐,过渡放牧,导致了植被的破坏,土壤的沙化。人类的活动在鄂尔多斯高原和整个黄土高原的生态环境的恶化中是一个重大的因素,甚至可以说是关键的因素。


  既然人的因素是生态环境恶化的关键因素,那么人的因素可不可以成为生态环境优化的关键因素呢?这是不容怀疑的。我们可以看到,鄂尔多斯经过十几年的退牧还草工程,植被已有了相当程度的恢复。在政府政策的鼓励下,治沙工程也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不仅在毛乌素沙地涌现了一大批治沙典型,更可喜的是在库布齐沙漠里出现了亿利集团公司加农户的治沙模式,并被联合国人类防治荒漠化委员会树立为全球的典范。


  这就给了我们一个重大的启示,用市场经济的手段来进行环保工作,将环保由行政工作变为市场经济,不仅是可行的,而且是一条幸福之路。


  由此反观这两年煤炭矿区的以防尘为主的环保工作,就过于简单化,过于行政化了,而且没有抓住工作的重点。


  煤炭矿区在中国的大的地理结构中,一般都处于人口相对稀少,经济文化等社会活动水平相对较低的地区,即使在这样的地区,煤矿也是远离城镇的,处于相对封闭的区域之中,对防尘的需求并不像人口密集区那么高。如果放到全国的大范围里来讲,矿区的那点扬尘与一场风沙的影响比起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矿区环保以防尘为主是找错了方向。煤炭矿区的环保工作应该以恢复生态为主,也就是以恢复植被为主。


  现在矿区以防尘为主要目的环保工作一刀切地要求建立封闭式的煤炭储存发运系统,即取消煤炭的露天堆放和装运,建筒仓和封闭式的大棚。这将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我们可以设问一下,这笔巨大的开支是用来建筒仓和封闭式的大棚好呢?还是用来恢复植被更好呢?显然是恢复植被效果更好,更长久,据有关研究得出的结论,一颗成材的树,一年可吸尘在一吨以上,如果矿区周边全都种上了树,一年的空气净化效果将远远大于煤矿扬尘的污染效果。


  有人会说要种树,水从哪里来,这恰恰是我们想说的又一个问题。现在矿区的环保只注意了防尘问题,往往忽略了矿井水的处理问题。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统计全国每年吨煤生产矿井水1.2吨,2017年全国产生矿井水53.5亿吨,但治理利用只有38.5亿吨,占比72%。如此说起来,仅鄂尔多斯地区一年就有近十亿吨的矿井水产出,这么大量的矿井水,用好了是资源,用不好是污染源。在缺水少雨的鄂尔多斯地区,如果能把这十亿吨矿井水与植被的恢复有机地结合起来,将是一件造福子孙后代的千秋功德。


  我们现在再回过头来讲防尘问题。建筒仓和全封闭的大棚是否就能彻底解决煤尘的污染问题呢?煤矿的煤尘污染问题在空间分布上有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在煤矿,一部分在运输途中,而且运输途中的扬尘污染还占主要的部分,并且危害更大,范围更广。因为在改革开放的这四十年里,在“三西”地区新建的煤矿绝大部分没有做到铁路进矿,煤矿产出的煤不论地销还是外运,都必须经过汽车运输这个环节,少则几公里,十几公里,多则几十公里,几百公里。汽运途中的抛洒是不可能避免的,这还不说汽车自身的尾气污染了。因此建筒仓,建全封闭的大棚只能解决矿里面的扬尘问题,解决不了汽车运输途中的抛洒扬尘问题,也就是说只能解决了煤炭扬尘问题的一半,是一个事倍功半的办法。


  煤炭是一种低值的大宗散货,最低成本,最高效率的运输方式是铁路运输,同时也是最环保的运输方式。但是由于铁路没有进矿,煤矿产出的煤都必须经汽车短倒到铁路站台才能装车外运,我们说中国的煤炭产业是个结构不完整的产业,主要就是指的这个铁路运输中最初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也就是铁路进矿和进厂的问题没有解决。环保部门如欲彻底解决煤炭矿区的扬尘污染问题,环保部门必须对此要有清楚明白的认识,环保部门肯定会说这个问题已经超出自己的权限范围了,这样说没有错,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职权范围,但是我们也可以说这个问题绝对没有超出环保部门的责任范围。环保部门的责任就是护保中国的环境,在任何环节上出现了有损环境的问题,这都在环保的责任范围之内,至于在目前的管理架构之下,环保部门能不能单独出面解决这个问题那又当别论。但是你如果看不到问题的所在,提不出解决的思路,那就是没有尽职。认识到问题就是解决问题的开始。只要从基层环保部门到省市环保部门,再到中央政府的环保部大家都对这个铁路进矿问题在环保上的重要性有了统一的清醒的认识,层层都进行协调,我们想这个问题最终是可以解决的。


  可喜可贺的是交通部已作出了规划,到2020年,全国大型工矿企业和物流园区全年货运量150万吨以上的,铁路专用线接入比例达80%以上。重点区域具有铁路专用线的大型工矿企业和物流园区,大宗货物的铁路运输比例达到80%以上,这就是说,不仅要建铁路专用线而且要保证铁路运输计划。交通部的这个规划就是国家各级各部门及业界的从业人员形成共识的结果。在这项工作中环保部门是会大有作为的。


  所以我们各级环保部门不能只作为上级政策的一个执行部门,而应成为本地区环保工作的积极的研究者、倡议者和建设者。


  再者,我们煤炭产区的环保部门,不能只把煤矿看做自己的管理对象,而应该将煤矿看成是矿区环保工作的主力军。仅靠政府行政的力量是无法完成煤炭矿区的环保任务的。过去在鄂尔多斯地区治沙工作无法取得大的成效,主要就是没有一批有实力的企业。亿利集团治理库布齐沙漠的成功就是一个很好的实例。如果亿利集团没有巨大的经济实力,即使他有再强的环保意识,他们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展开如此大规模的整治沙漠的工程的。但经济实力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企业奋斗拼搏而创造出来的,想想亿利集团的领头人王文彪带领员工们当年搞盐化工业创业时的艰难困苦,不得不令人佩服。所以我们的环保部门应该成为煤矿生产的促进者而不是限制者,应想煤矿所想,急煤矿之所急,协助他们解决生产中遇到的问题,只要煤矿搞好了,他们就有了搞好环保工作的实力,环保工作就有了坚实的基础。如果再给以好的政策落实植树造林的产权,那么不用动员煤矿也会积极主动去恢复矿区植被的。关于落实产权问题可以极大地位进行环保工作还可以举鲁西南矿区的采空塌陷区的治理问题为例,目前已完成有技术,有设备,有队伍,有资金来抽取黄河的泥沙对采空塌陷区进行吹填,但是就是吹填出来的土地应归谁所有的产权问题在法律上没有定论,所以此项重大的环境治理工程一直无法展开。


  最后还想再强调一下,煤炭矿区的环保工作不应以防尘为主,而应以恢复植被为主,露天开采的矿区应以复垦复种恢复原生态为主,同时要用好矿井水,将矿井水资源化。在防尘里面,也应以落实交通部的三年行动规划,推动铁路进矿为主。这样的矿区环保才是建设性的有长效机制的和有生命力的环保。

标        签:中国    环保    一轮    人类    

尚未添加相关导读
关于我们 | 企业文化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2019 zjcoa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39637号-1
山脉互联版权所有 会员服务 :0574-63062580 传真:0574-87199258
浙江煤炭网业务QQ 5405699